鬼文集-身边的鬼故事

第八十章 千年前的故事 第3节 一千年前的故事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节一千年前的故事

唐涛似乎又知道了这些人的想法,解释道:“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百分之五的光军出现了症状,由于他们神经和肉体发生了改变,为了阻止他们,不得不投入了百分之二十的光军与他们同归于尽。不过前往香巴拉的那一部分没出现症状的光军,抵达香巴拉之后,就开始了新一轮的研究。那毕竟不是一小部分人,他们都有着求生的欲·望和本能,而且,要想能控制这种物质,也必须更加透彻的研究这种物质的生物学特性。结果后来的研究发现,那批光军果然都感染了。那种物质,就寄生在他们体内,他们不是不发病,而是那种物质进入了一种潜伏期。而就今天的科技证实,不管是疯牛病,还是库鲁症,他们都有潜伏期,有些潜伏期甚至长达30余年,不过一旦发病,那就是百分之百的死神降临,无法医治。经过光军们反复的研究,终于对那种物质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它起第一波作用的时候,那些突然发病的人,其实数量应该很少,只是一些特别敏感的体制,才会出现神经症状;而大多数的人,则只出现类似呼吸道感染的症状,打喷嚏,咳嗽,发烧,仅此而已,短的五七天,长的不超过两个月,然后感冒症状消失,人们可以恢复正常生活。只是在感冒其间,那种物质,将呈爆发性繁殖,并会大规模扩散。对人类而言,几乎100%易感,然后,那种物质会潜伏下来,开始以人体无法察觉的方式,向神经系统转移,直至第二次发病,时间,二至五年,也就说,从第一次感冒症状出现之后,因个体差异而潜伏期不同,但最长存活时间,不会超过5年。这第二次发病,可就厉害了。光军们的研究表明,发病者首先是那种物质爆发传播源,同样通过呼吸、排泄物和血液等都可以传播,而厉害的是,由于长达数年的潜伏,那种物质几乎占据了携带者的整个脑部,所以这第二次的发病,携带者将作出疯狂的攻击举动,一种无意识的对所有会动的生物都会进行攻击。由于他们的感官严重受损,神经肌肉系统也极为不协调,所以他们的动作并不灵活,但同样因为感觉的缺失,他们感觉不到疼痛,所以……那个场面,就有些可怕和血腥了。而这第二次发病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后果,第一种,就是我刚才说的那种,极度痛苦,极度疯狂,最后要么在无休止的攻击中力竭死去,要么因痛苦而丧失生命体征;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大脑彻底受损,但却不影响他们的运动功能,他们还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进食,繁衍,生活,唯一一点不同,就是没有智商,他们只会保留下动物求生存的一些最基本最原始的本能,并且,将这种症状持续的遗传给后代,至于持续遗传的时间,我个人初步估计是……三百年左右。

“至于传播能力,光军们也得出一个大概的结论,大概一千个人里面,有一个人能不受感染。具有天然抗性,但至于那种抗性是怎么样产生的,他们却说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呢,一定是这个人的先祖在蛮荒时,吃人吃的特别多,所以吃出抗体来了,最大的证据就是,四大巫王,全部具有天生的抗感性换句话说我们三个人以及我们的家族对这种物质具有天然的抗性,它们对我们无效。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究竟,有没有效没试过谁也不敢担保。”

唐涛停下,卓木强巴冷冷道:“你的故事说完了。”

唐涛道:“当然没有,我前面说了这种物质后面又出现了两次,而且这两次都和那个传送消息的使者有关,具体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当年光军抵达香巴拉之后,在这里开创出属于他们的一片领土,要知道当时居住在这里的大多是一些高原上战败的部落,无意中或是根据先人的传说,找到这里里面。对无敌的光军,他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光军调集了整个地方的所有青壮年,修建了帕巴拉,历时一百余年。同时他们也在拼命地寻找控制这种物质的方法,如何提早发现即将出现症状的人?如何让出现症状的人尽量保持理性?如何延长出现症状或初次感染之后的生存时间等等。东苯波和他的后人是整个地方的领袖,等到帕巴拉落成的时候,东苯波的后人认为历经百年的纷争,外界的战乱也该结束了,而且他觉得他已经找到了可以控制哪种物质的方法,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应该是他们发现了减毒活疫苗或灭活疫苗。所以他决定通知留守在外界的使者,邀请其余三位巫王的后人前来香巴拉,打开神庙的大门,取出当时随光军而来的四方庙珍藏和经文。

茅山后裔

“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东苯波的后人不能直接取出那些珍藏而一定要邀请其余三位巫王的后人,这又要从神庙的建造说起,当年光军进入香巴拉之后,继续有人发病展示了强大的破坏力,东苯波担心随时会有别的光军症状发作毁坏了这些珍藏的古迹,所以他开始考虑建造一个绝对保险的储藏室,将珍宝储藏起来。这个储藏室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里和外面那一层。当时四大巫王已经聚齐,所以这个血池的机关不仅要求要有钥匙,还要有三位巫王的血脉,直到这件储藏室修好之后,四位巫王才先后离世的。应该最后一位苯波离世前,告诫东苯波的后人,要修建大型的神庙将储藏室保护起来,不要让随便什么人都能轻易抵达这里,以蛮力破坏了这里。加上那些未死的光军,以及被光军征召的劳力,他们有自己的信仰,而且开始在这里繁衍,神庙才以储藏室为基底层和中心开始向外扩张,规模越来越大直到形成最后的规模。

“又说远了,当时的巫王,全都是具有大智慧和无边法力的存在,而他们又将他们拥有的大部分知识传授给了自己的孩子,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的后人,也全都会成为拥有大智慧和无边法力的人,在戈巴族的信仰中,只要聚集了三位巫王,就可以决定这世间的任何事情,恐怕他们也没有想到,一千年过去了,如今我们这些后人,根本不信他们那一套,所以当时东苯波的后人派人将钥匙和通往香巴拉的地图送了出来,同时送出来的,还有一份四大巫王留下来的关于帕巴拉所藏所有经卷和珍宝的总纲抄录,那份总纲抄录,就是你们所称的《大天轮经》了。所谓《大天伦经》包罗万象,无所不有,其实它只是一份总纲,一万两千颂,分别包含了一万两千个分目,诸如佛学、道学、儒学、农业、生物、水利、冶金、武器制造等等,这些都只能算是一个个单独的分目,你们看看这些抽屉,看看里面装得满满的经卷文书,一万两千目呀,这里几乎收录了自唐以前,世界上所有文明的古代智慧,那些连当今科技无法解释的,已经失传的古术,这里全都有。所谓珍宝有价,智慧无价,所以这些记载着当时先进科技的经书卷籍,被放在最核心,外面的房间收藏的则是一些宝物。

“至于那三把钥匙,就是刚才外面用来开门的那个,说来也奇怪,外面的先祖都忘记了那个曾经的秘密,却都把三把钥匙传承下来,恐怕是因为,这铜剑的造型,本身就象征了生殖和传承。至于地图,则是分成三个部分,也就说你们苦苦找寻的三件信物。第一件是两张狼皮地图,分别绘制了从地下暗河和雪山之巅前往香巴拉的路径;第二件就是光照下的城堡,它绘制的其实是整个香巴拉的地形图,并标注了从外界进入香巴拉之后,一直抵达神庙的路线;第三件信物,一直都在我们家族手里,你们没见过,我称之为玉尺,它标注的是神庙里的机关和路线。这三把钥匙和三件信物是分两次送出去的,第一次使者将钥匙送到了我们三人的先祖手中,说实话,我有些佩服那些古人的意志,虽然他知道三位巫王之后的大概方位,但人毕竟是会迁徙的,而且像莫金和你,你们的先祖估计当时已经都忘记了自己家族的秘密和身世了,要找到你们可不容易。我查找到的线索表明,为了送出这三把钥匙,最起码花了他10年工夫。不过第二次送地图就容易多了,可偏偏出了点意外,当时莫金的先祖对家族的使命恐怕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正在巴结古格王。希望能成为一位达官显贵,当他拿到钥匙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进献了,一滴血,就能令一把看似铜剑的钥匙发生如此巨大的形变,别说当时的古格,就是今天的美国,也造出不这种工艺品来,古格王自然是惊为天人,同时,身为王室后裔的他也知道光军的秘密,所以,当使者第二次去找莫金的先祖时,……就被留在古格了。”

唐涛斜睨卓木强巴道:“所以原本应该交到你先祖手中的《大天轮经》和两张狼皮地图,也就被留在了古格了。当然,古格王只是提出瞻仰神迹,并不是强行扣留,真正令整件事情发生彻底转变的原因,来自香巴拉内部。原本东苯波的后人以为,他创造出了减毒活疫苗,已经能成功的治疗那种症状,他哪里知道,他的知识和四大巫王比起来,实在相差甚远。当年我先祖倾其全力研发出来的物质,连我先祖自己都没有想到办法消灭的物质,岂是那么容易被征服的?当时他们发生的状况,肯定是那种物质变异了,变得更具有攻击性和更易传播,那位东苯波的后人倒是明智,他马上意识到,还不是打开神庙的时候,因为四大巫王临终前,曾告诉东奔波的后人,储藏室里不仅藏着四方神庙收集的全部珍宝和包含世界古文明的文书,同时也留存着光军的全部研究成果,其中就包括,这种最高成就,一份最原始的原始物质。所以,他给信使传讯,希望他能收回已经送达出去的钥匙和地图,至于那种讯息是如何传到使者手中的,我不清楚,估计是三江源有人留守,再从三江源通过信鸽或猎鹰一类的禽类通讯。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使者只是一个信差的身份,他如何能将交给主人的东西,再从主人那里拿回去。他是找过我的先祖,估计我的先祖和莫金的先祖差不多,他们常年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早已没有了苯波的觉悟,得知神庙这个地方后,正迫不可待的想去看看呢,那里会将东西交回去?那个使者没有办法,只能将还没有交出去的《大天轮经》和铜镜留存,等待东苯波后人的下一道指令。

“他却不知道,东苯波的后人此时也正陷入两难之中,这次变异带来的后果,几乎是毁灭性的,那位后人已经绝望了,他已深信,这种物质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人类不可战胜的,我们的先祖,终于给人类造成一个天敌来,可是,神庙中还留存着智慧的结晶,如果将地图收回,恐怕外界的人,就再也找不到这个地方了,那么那些人类祖先留下的智慧的火种,将永远地湮灭于神庙之中,可若是不知情的人打开了潘多拉的魔匣,那么整个人类,恐怕就谈不上智慧了,存在还是毁灭,这恐怕就是当年那位东苯波后人,考虑最多的问题。既然人力决定不了,那就只能交给上天决定了,他最后做出一个决定,将那些地图分散到天涯海角去,如果说天意让这些东西重现于世,那说明天要灭人,人人都逃不掉,如果说那些东西意外损坏了,那说明天要毁灭神庙,那么神庙这个集中了人类最辉煌的文明财富的地方,就当他从未存在过好了。这就是那位东苯波后人做出的最后一个决定,而同时,他还做了另外一件疯狂的事,他将一小部分减毒活疫苗一同交给了信使,告诉这位使者整件事情的始末,让那个使者找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最好岛上只有两个落后的部族,百来人,他让使者再试试这种疫苗,他不甘心,而当时在第三层平台上,人口已经凋零的无法进行下一次试验了。

“后来的事情,想必你们多少调查到一些蛛丝马迹了,使者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说服了古格王,他带着铜镜,远赴美州,古格王派遣了二十一名弟子将《大王轮经》分拆开来,散布到世界各地去,不过古格王很狡猾,他将《大王轮经》拆分了,却把2张狼皮地图都留了下来,而且还复制了光照下的城堡,看来当时的古格王是有所企图的,而那位使者则严格按照东苯波后人的要求,在美洲做了一次小小的试验,试验过程如何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那次试验的结果,那位使者应该整个人崩溃了,而一个叫做玛雅的文明,从此在地球上消失了。相必那位使者亲眼见证了什么叫做地狱吧,使者回到古格之后,不知道又发生什么,古格王竟然将剩下的物质连同装着那种物质的匣子一起留了下来,后来,古格遭到了灭顶之灾,末代的古格王抱着必死的决心,打开了那个匣子,于是古格也从历史上消失了。拉达克的官方文书记载,他们发动了一场征服古格的战争,并且打赢了那场战争,却没有记录,他们从古格掠夺回多少珠宝,奴隶,他们胜利了,却一无所获。古格城市一座座的死去,变成繁华的废墟,遍地的尸骨,也有活着的人,但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能做什么。

“第一位踏上西藏西部的外国人,麦克杨,他惊讶于这里的部落文明是如此的原始和落后,他感慨说,我没有想到,在东方这片古老神秘的土地上,会有如此原始的种族留存,他们仿佛之生活在旧石器时代,披着兽皮,拿着骨器,他们甚至无法为自己打造一把像样一点的石头兵器,麦克杨还不知道,这还是外来文明干扰后的结果。光军的研究表明,在遗传症状没有消失之前,对于那些无智人可以进行适当的人为干预,但干预之后的结果却是,那些人只能进行最简单的模仿行为,语音和发音始终无法掌握,也没有我识,训练到最好的程度,也不会超过旧石器时代的人类,他们仅比猴子略强,甚至无法比拟猩猩,后经解剖发现,这些遗传留下症状的人大脑结构和常人不同,他们的大脑略小于常人,而且某些部位的脑组织萎缩,其实这种症状也是我们今天较为常见的,只不过不会发生在任何年龄段,通常只发生在老人年,我们称之为……老年痴呆症。总而言之,这是个很棒的东西,好了,故事讲完了,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而来了吧?”

终于,唐涛长长的吐了口气,砸吧着嘴,露出满意的表情。

卓木强巴等人无不变色,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东西,让这个东西流出去,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不是一个地区,或哪个国家所能承担的后果,它将直接改变的是全人类,卓木强巴不禁又想起库库尔族和工布村的那首圣诗:“一旦让血亵渎了圣庙的阶梯,无数的灾难将向可怕的冰雹一样接踵而来,降临在所有的地方,城市将沦为一座死亡之城,荒芜人迹……”这不就是在预言那可怕的后果吗?

亚拉法师已经在质问:“这样做,你究竟能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唐涛咧嘴笑道:“不,你们根本就不了解我,你们不知道我什么而存在,你看我像是为了寻求好处而来的吗?我只是想要毁灭全人类,就算我死去,能让全人类为我殉葬,也算不错了。

卓木强巴等人又是一惊,莫金磕磕巴巴的问道:“为……为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GuiWenJi.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