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文集-身边的鬼故事

第八十章 千年前的故事 第4节 自诩为神的男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节自诩为神的男子

唐涛以审判长的口吻道:“人类,是全世界的敌人,每一个人都有罪!活着的人,都有罪,这个世界,原本是自然而和谐的世界,每一种生物,都有他们的生存之道,食物链相互缠绕,有着融洽之美,但是,自从你们这种叫人类的生物出现之后,这种和谐被打破了,人类,是全世界所有物种的天敌,而他们自己,却没有天敌,他们高高的占据着食物链的顶端,他们什么都吃,他们什么坏事都做,自从人类出现之后,世界上消失的物种比任何一个时间段都多,人类在不断的扩张领地,不断地掠夺资源,人类的城市越来越大,而他们城市里,除了人类自身和人类饲养的宠物,几乎不适于任何野生生物生存。他们本能地将自身和大自然隔绝开来。他们高高在上,以万物之灵自居,他们创造了神,其实在大自然面前,他们又何尝不是将自己摆在神的位置呢?大自然几千万年乃至上亿年形成的资源,人类在几年内就能掠夺一空,上亿年形成的奇观,人类在几分钟内就可以将它们夷为平地,因为有了国家的限制,每一个国家,都在拼命地提倡繁衍,人口越来越多,他们却仍担心自己的国家的人还不够多,世界上的人口在膨胀。每一个出生的人,都有着强烈的侵占意识,当他们还在婴儿时期时,就知道牢牢地抓住握在手里的东西,每一个人,都要进食大量的生物,每一个人,都要扩大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这些,从哪里来?他们无不向大自然伸手。他们的需求量正越来越大,对于任何资源,人类都采取一种掠夺和不计后果的态度来索求,有那么少部分人,吃得饱饱的,跳出说要维护自然生态的和谐,他们说过的话,可有真正起到了作用?人类是唯一一种不因生存需要和维护领地也会相互厮杀的生物,人类,是唯一一种不因种族延续而疯狂繁殖的生物,人类,是唯一一种只向大自然索取,而不向大自然赠予的生物,人类,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畸形的存在。”

唐涛讥讽道:“人类比得上蝗虫吗?蝗虫走过的地方,寸草不生,但只过的三五年,大自然就能恢复欣欣向荣,人类走过的地方,连地皮都不见了,通通变成了水泥和钢筋,就算是人类离开那里,一千年也无法恢复。”

“我常听人类说,地球是母亲,如果地球真的是母亲的话,那么人的存在,就是寄生于母亲体内的一种病毒,人类是一种癌细胞,他们疯狂的自我复制,疯狂的侵占着别的领地,并将那种领地破坏殆尽,改造的只适于自己生存。”

“所有的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然后向外辐射,几乎所有国家,都在强调人治,改善了人的福利待遇,出生率稍有下降,就迫不及待的鼓励生育,人的需要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是全世界该怎么办?!若是威胁到人类的存在,那么,就算是将全世界除人类之外的所有有机物都消磨殆尽,也在所不惜吧?”

茅山后裔

“这个世界,不是属于人类的世界,相反,人类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类,总是以自身为中心点,所有的是非对错,所有的道德标准,都是在以人类自我为中心这个基础点上建立起来的。因为人类需要,所以你们可以大肆屠杀,甚至以灭绝物种的方式进行捕捞,因为人类需要,所以你们可以疯狂的压榨资源,无限制的抽取地球血液,让江湖干涸石油枯竭森林焚毁矿山凹陷,因为人类需要,哪管他天崩地裂物种毁灭,人类的科技越发达,你们的破坏性就越强大,人口越密集,人类的欲·望永无休止,人类所作的一切,都是在毁灭全世界,要想拯救全世界,必须毁灭全人类。”

唐涛微闭上双眼,张开了双臂,感慨道:“我常常在想,我们的先祖,发明培育了多么好的东西啊,以今天的科技,别说2个月,只需要2周,以那种物质的传播速度,2周世界是足以传播到世界上人类足迹所能踏上的任何地方,按当今的人口基数,只有千分之一的人留存下来,智商统统回归旧石器时代,这个世界就和谐了。”

卓木强巴、莫金、亚拉法师、吕竞男、唐敏,全都目瞪口呆,眼前这个人,先前所承认的他自己做的一切,听上去都是无比邪恶,令人发指的事情,可是他突然说,那是以人类的道德标准来评判的,他说出了一个更高的道德标准,跳出人类的范畴,放眼全世界,人类才是一种邪恶而应该被消灭的动物。

卓木强巴脑中更是一片混乱,他明明知道,这个人说的话不对,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可他一时竟然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唐涛,人类的欲·望永无休止,人类的存在是一种对全世界的毁灭,所以,他……他们,想毁灭全人类,以拯救全世界?他说,全世界不是属于人类的,人类才是属于全世界的……到底是哪里不对,一定是有哪里不对!这,这究竟是怎么样的思想啊?就算是那些极端恐怖主义,也不会想着要毁灭全人类吧?只有那些传说中的末日邪教,才会宣扬这种人种灭绝论吧?这十三圆桌骑士,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他们究竟宣扬的什么思想?不,恐怕连末日邪教,也不及他们来的恐怖,每一句话都直指人性的弱点,人类没有存在的必要?人类的存在,只带来毁灭和破坏,没有任何意义。不,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这时,唐涛向卓木强巴招手,柔和地道:“加入我们吧,强巴少爷,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有着巫王的身份,我们才是代表正义的力量。当然,这种正义不是指对人类而言,而是比人类更大的一个范围,全世界。我们可以一起,开创一个崭新的世界,那个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主导,一切都符合和遵从大自然的规律,每一个物质,都有他们存在的道理。每一种物质都有他们合理的价值,从该来的地方来,往该去的地方去,都是一个多么和谐而完美的新世界啊,来吧,你想知道宇宙的真理吗?光明只是短暂的一瞬,黑暗才是永恒。”

卓木强巴又是一悚,最后那句话,阿爸说过,“光明只是短暂的一瞬,黑暗才是永恒。”自己记得很清楚,可是当时阿爸后面还加了一句,整句话的意思,已经和唐涛想要表达的意思完全不同,甚至相反了,可当时阿爸说什么来着?卓木强巴一紧张,竟然想不起来了。

这时,亚拉法师第一个恢复理性,反问道:你……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你,不是人吗?“

“人?”唐涛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被激怒了:“不要把我和你们这些低贱的生物相提并论。”他捏紧了左手的拳头:“我比你们强大”他又指着自己的大脑:“我比你们更有智慧!我18岁的时候,就以三个不同的身份从三所大学中取得了3个不同领域的博士学位。”

他又用手指着身后和身前的人:“我可以操控你们的命运,你们所有的行程和计划,都是在我的安排下进行,只有上帝,才有这样的能力吧?若放在古代,我,就是神,我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神!我不是人!”

莫金在心中腹诽到:“神?你神个屁,在十三圆桌骑士里面,随便来一个中队长,大队长,你恐怕连个屁都不敢放,也就说在我们面前能神气一下。”

卓木强巴则是一个激灵,他突然清醒的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是真的疯子,这是一种缘于信仰上的疯狂,更可怕的是,这个疯子,在思想上却保持了比常人更为清醒的理性,而他在知识上,又拥有比常人更为丰富的学识,这太可怕了……

同时,卓木强巴也总算看清了,唐涛那种略带悲悯的充满忧郁的眼神,他在看人的时候,和看一只死去的蚂蚁没什么两样,他自诩为神高高在上,他看人的时候,就像人在观察最低等的原始植物一般,就算在他面前死再多的人,发生再残忍的事情,他也只是冷眼旁观,就像人看两群蚂蚁打架,这就是他唐涛的眼神,视人命如蝼蚁,如草芥,不,恐怕在他眼里,人命连蝼蚁和草芥也不如。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难道他就不是娘生父母养的?

一想到唐涛的父母,卓木强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依稀记得,唐涛的父母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联想到唐涛的巫王身份,还有自己妹妹的被绑架的事情,十三圆桌骑士与密修者之间长达数十年的斗争,那么,那场意外的车祸,恐怕并不是什么意外,一念及此,卓木强巴忍不住问道:“你的父母,那场意外的车祸……”

唐涛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打量着卓木强巴,他也觉得很意外,在这种情况下,强巴少爷还能保持如此缜密的思维,竟然能联想到自己的父母,这份智力,都快能和自己的智商相比美了。这个卓木强巴,他独自在第三层平台时,究竟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异?这断药才几个月啊。唐涛回答道:不错,那场车祸不是意外,是十三圆桌骑士的人干的。

卓木强巴更加无法理解了,追问道:“那你……还替他们卖命?”

唐涛反而露出不能理解的神情吗,问道:“我的父母和我,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难道你没听说过,所谓母亲和儿子,不过就是装米的袋子和米的关系,而父亲和儿子,更不过是播种机和种子的关系,米可以装在随便哪个袋子里,种子也可以放入任意一台播种机里,我不过是借他们的身体,来到这个世间,从断脐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不管我的父母是谁,我都是独一无二的神。”

卓木强巴再一次被震惊了,他没想到唐涛已经疯狂如斯,当年的意外车祸发生之后,十三圆桌骑士究竟对哪个十一岁的男孩做过什么呀?究竟怎么样的经历,才会把一个人变成这个样子,最为可怕的是,他们竟然能让这个人拼命地学习,疯狂的强大自身,而所作的这一切,竟然都只是为了……毁灭全人类!

卓木强巴,再将目光投向敏敏,如果说,这个唐敏,只是为了迷惑自己而被唐涛特意挑选的替身,那么他的亲妹妹呢?唐涛确实还有一个亲妹妹啊,若他对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是这种态度,那么他妹妹,他又问道:“那你妹妹……”

唐涛微笑,露出一口洁白好看的牙齿,轻轻道:“我妹妹呀,在她16岁那年,我把她煮起来吃掉了。”

在卓木强巴等人惊恐的目光中,唐涛若无其事道:“作为唯一的真神,必定是孤独而无羁的存在,我遵循我先祖的传统,让我妹妹的灵魂和我永远地在一起,这不是很好吗?”

卓木强巴已经无法理解,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东西,只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家伙,决对不是人,这个魔鬼一样的存在,不,他比魔王还可怕,最可怕的是,它始终披着人的外表,它说话的时候,出来没有露出兴奋或癫狂的神情,即使被亚拉法师说它也是人时,也不过是微怒而已,从始至终,它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看起来,它比卓木强巴莫金这些衣衫褴褛的人,更像是文明绅士,而它的谈吐,还带着某种智者和贵族的气质,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怪物,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这时,唐涛又在用他那优雅的抑扬顿挫的语调道:“看哪,我们到了,我们先祖给我们的馈赠,献给全人类最后的礼物,多美啊!”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螺旋阶梯的最后一圈,卵塔塔底清晰可见,在塔底中央,有一个小型的曼陀罗,上下分九层,下四层是方形的,像金字塔一样一层比一层小,上四层是圆形的,也是如天坛般一层比一层小,最上面一层是一个大莲花座,莲花座上端放着三尊金佛,金佛面朝内,三尊金佛构成的品字形中间是一个大卵,大金卵,足有两三米高,远看就像一个金色的直立鸡蛋,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个金蛋的表面,全是有一个个小型的佛像组成的,金蛋的下三分之二处被镂空,雕成楼阁状,楼阁中端放着一个匣子,那个匣子,和卓木强巴他们在二战照片中看到的那个长条匣子极为相似,除了中央的曼陀罗之外,私下还散放着一些堆成小山的经卷,每一堆都有三五米高,总数恐怕不下上百堆,或许都是无法放入抽屉中的。

最后那几十级台阶,除了唐涛和那些佣兵,卓木强巴等人如负泰山,如履薄冰,亚拉法师和吕竞男拼命地向卓木强巴和莫金交流眼神信息,不管用任何办法,一定要阻止这个疯子的行为,可是要阻止唐涛谈何容易,亚拉法师和吕竞男还被束缚着,中间隔了好几名佣兵,唐涛从头到尾都是用中文在说话,那些佣兵根本听不懂,就算莫金跳出来用俄语高呼,这个家伙是疯子,他要把你们全杀光,恐怕也只能引来那些佣兵一阵哄笑,法师和吕竞男一直在活动手腕,以解开绳索的束缚,法师示意卓木强巴,用语言稳住唐涛。

卓木强巴心思急转,有要什么话才可以稳住这个家伙呢?“哈哈!”卓木强巴突然仰天干笑两声道:“我承认,你的故事很精彩,我差一点就被你骗过去了,世界上哪里会有这种东西?如果它真的有那么可怕,这里,怎么又还有人生存下来?就算是活下来,他们又怎么没有变成白痴,东苯波的后人,怎么可能还持续研究了一百多年?”

唐涛不为所动道:“我说这个故事又不是为了让你相信我,不过,我还是可以解答一下你的困惑,首先,我说过,这种物质在进入潜伏期之后,到第二次发病前,是没有传染性的,所以,光军虽然从最下层平台一直上到第三层平台,路过了所有的部落,还为这些部落增建了不少设施,但并没有将它们传播给这些部落,至于为什么可以持续研究一百多年,你别忘了,修建神庙需要征召大量的民工,我不知道光军掌握了一种什么方法,但他们显然能在发病前提前预知,他们专门修建了一些地方,给那些即将发病的人使用,而另一方面,从征召的民工里,挑选出最为强壮的,训练成新的骨干力量,也是光军极为擅长的,所以,不断回、会有新鲜的血液注入,只要能将发病的人很好的隔离起来,至于东苯波的后人……这一点也让我很是疑惑,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顾,当年的四大巫王,似乎都与感染者有过极为亲密的接触,但他们都没有发病,似乎具有天然的抗性,或许,这就是巫王的力量吧,所以,从理论上说,我们三个人,也应该不会发病,这也是我邀请你加入我们的原因之一,否则,以你的智商和实力,凭什么让你享有和我同等的地位。”

唐涛已经走下台阶,笔直地朝着曼陀罗走去,卓木强巴暗中放慢步伐,和莫金一左一右,将唐涛夹在之间,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在佣兵的簇拥下,也走下台阶,他们稍稍加快了步伐,处于居中的位置,渐渐向唐涛靠拢,至于敏敏,现在暂时没人有心思去理会她,她远远的落在最后。

唐涛伸出左手食指,在腮旁摇晃着,对卓木强巴道|、:“对了,这个匣子,你们应该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见到过,在古格,就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匣子,后来被福马取走了,二战时辗转到了德军手中,希特勒如获至宝呢,只可惜,那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唐涛已踏上曼陀罗的第一层台阶,就在此时,亚拉法师嘶声叫道:“动手!”

卓木强巴和莫金同时向唐涛夹击,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同时挣脱了手上的束缚,吕竞男一出手就是左右两侧的佣兵,亚拉法师则闪身向前,诡异的绕过拦在前面的佣兵,向唐涛身后攻击。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GuiWenJi.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