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文集-身边的鬼故事

第八十章 千年前的故事 第5节 以命相搏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节以命相搏

唐涛看似懒散松懈,可卓木强巴和莫金一动,他马上就有了反应,双臂左右张开,人矮臂短,却后发先至,卓木强巴这还是首次领略到什么叫速度。

唐涛借臂展原本不及卓木强巴和莫金长,但他的速度实在是快的诡异,卓木强巴拳还未递到,唐涛的手已经在卓木强巴的手臂上连拍了三次,卓木强巴那勇往直前的巨大冲击力在这三拍之中已被卸掉了一大半,出拳的方向也被拍的完全变形,接着唐涛的勾手,缠手,顺着卓木强巴的手臂就过来了,指掌之势,直奔面门,逼得卓木强巴不得不回防。

莫金对唐涛的速度有所了解的,所以他并没有用拳,他双手齐出,是用抓的,如鹰捕蛇,原本该一抓即中,可唐涛那条手臂实在太诡异了,肩关节旋转三百六十度,肘关节旋转三百六十度,腕关节旋转三百六十度,这条毒蛇生生从两只鹰爪间挤了出来来,蛇首从下而上,对着莫金下颚就是一啄,莫金仰头收手。

而此时,亚拉法师已从唐涛身后钻了出来,吕竞男拍击翻腕,用擒拿术从离自己身边最近的一名佣兵哪里将挎枪抢了过来,唐涛的双手正与卓木强巴和莫金两人纠缠,一心二用,左右互博,对于亚拉法师从身后的进攻,他似乎也早有防备,不慌不忙,等法师冲到一定距离,一条左腿像蝎子尾巴般弹射而出,如同常人手臂一般灵活,而且那脚跟脚背所攻之处,一直锁定亚拉法师当胸伤口。亚拉法师不得不用双手封挡在胸前,竟然没能冲至近身。唐涛同事应对来自三方的攻击,却能同事予以三方压力,每一方都敢接自己是和一个单独的敌人全力作战,而且对方出招先后,动作扭转,也全然不同,这个唐涛,竟然能一心三用。卓木强巴双手全力拆解,才能勉强跟上唐涛左手的速度。莫金的速度,比唐涛的右手的速度似乎要快上一些,但唐涛右手的力量却大得异常,莫金两次都已经锁住了唐涛的手臂,却好似抓在了钢柱上,被轻易挣脱,还险些遭到反攻。而亚拉法师面对唐涛那条如蛇尾蝎的腿,也是一上来就被封杀,那条腿对准亚拉法师伤口处频频攻击,令亚拉法师一时根本无法展开手脚,而且唐涛一直将亚拉法师的身体压制在与吕竟男的枪口保持同一直线,吕竟男竟然找不到射击的空当。

茅山后裔

卓木强巴和莫金开始左右夹击的同时,亚拉法师和吕竟男挣脱束缚,法师抢上前,吕竟男夺枪,吕竟男枪在手,法师已被压制,整个过程也就两秒时间。在这两秒内,唐涛展示了他可怕的实力,金鸡独立地站着,身体前屈,平展如燕,双手和一条腿分别攻向三个人,而且,还稳稳地压住了三人一头。两秒时间一过,旁边的佣兵已经反应过来了,纷纷举枪瞄准预射。吕竟男在两秒内始终没找到开枪的机会,如今时机已失,能保障亚拉法师和卓木强巴他们安全的就只有她了,她不得不掉转枪口,向佣兵射击。

那些佣兵虽然反应不及这群受过特殊训练的人,但他们个个都是从修罗场里厮杀出来的,天生有一股不畏死的悍然霸气,在这么小的空间内,竟然是毫不顾忌地举枪四射。

卓木强巴个头大,目标明显,那些佣兵也早就对他怀恨在心,几杆枪同时对准了他,卓木强巴受过吕竟男的近身格斗枪技训练,知道人的速度怎么也不能快过子弹,近身格斗枪技的要旨在于,在敌人扣动扳机和前一瞬间避开敌人的枪口,可是一旦避开,再要接近唐涛就困难了。

卓木强巴忘记了他在同谁战斗,只这么微一迟疑,立刻被唐涛抓住了机会,唐涛手臂一伸,一探,扳住了卓木强巴肩膀,看那架势,竟是要让卓木强巴的身体对准枪口听位置,卓木强巴的反击之力自生,扭动腰部抵抗唐涛的力量和同时,挥手攻击唐涛的手臂和头脸部位。没想到,唐涛抓住卓木强巴肩膀这个动作竟然只是假象,卓木强巴一退,他立刻就枪了手,卓木强巴的拳头因为自身的后退而不能有效命中目标。在醒悟唐涛使诈的情况下,身体又微微前屈,不料,唐涛等的就是他身体前屈,在松开卓木强巴肩头的同时,握拳,手臂一震,翻肘,如蜜蜂振翅一般在空中竟然发出了嗡嗡的声响。卓木强巴此时的身体正在前屈,简直就像凑上去被唐涛打一般,无数拳打在额头同一部位,卓木强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五拳,还是七拳或是九拳。同时身体数个地方一麻,应该是中弹了。

唐涛的拳头在不超过十厘米的距离内来回振动,寸间发力以惊人的速度来弥补距离上蓄势的不足,在旁人看来唐涛那只嗡嗡作响的拳头只是和卓木强巴接触了一下,卓木强巴顿时就倒退跌撞了出去。

而同时唐涛的那条腿也加大了力度,吕竞男要顾忌佣兵已经无法对他形成威胁,所以他也不用将亚拉法师持续压制在与吕竞男同一直线的位置了。亚拉法师的胸骨是断开的,虽然利用肌肉的力量强行接了回去,但他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依然会受到影响。对于一位密修者而言,无法进行正常的呼吸,那他就等于被废了一半武功,几次缠斗交锋以后,唐涛突然加大腿部力量,亚拉法师虽然双臂挡住了唐涛的脚踢,却因那股大力而踉跄地退开了几步。

另一边和唐涛右臂搏斗的莫金取得了一定优势,他竟然又一次完全封杀住了唐涛的右臂。但莫金却不敢使出全力,因为在他记忆中唐涛右臂的速度和力量起码是他左臂的两倍以上,自己怎么能如此轻易地完全封挡住了,肯定有诈。

莫金只是犹豫了一瞬,唐涛却抓住这个机会,在莫金忧郁的同时加大另两方的攻势,逼退了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

等莫金醒悟过来,唐涛的这条胳膊恐怕是有什么不妥时,唐涛已经腾出手来。只见他身体继续下探,额头尽量朝自己的小腿贴,跟着原本攻击亚拉法师的那条腿如蝎尾般自后扬起直奔莫金面门,同时被莫金封挡住的右臂反抓莫金的手。

这一招莫金认识,全名就叫做蝎尾刺踢,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那一刺之上,有去无回其爆发力十分可怕,而且腿是向身后扬起,最后同另一条腿之间的仰角却超过一百八十度攻击身前的敌人,寻常人根本做不出这样的动作,攻击也是十分诡异。他哪里敢硬挡,赶紧撒手后撤,但莫金身体后仰的角度并不大,因为他知道蝎尾刺踢有一个破绽,因为这一踢灌注了全身的力量有去无回,因此一旦没有刺中的话那出招的人就会露出短暂的空当,这就是最佳的反击时机。

莫金头往后微仰,刚刚避开那一刺的攻击,腿风刮得面门隐隐作痛,但莫金也从这猛烈的腿风中判断出,唐涛是来不及收腿回防的,所以,他仅仅是头向后一仰,跟着又欺身上前。

不了,莫金犯了个和卓木强巴同样的错误,唐涛那一腿快捷凶猛,但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收腿,他也早就算定莫金对这一招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因为高手过招,速度太快,往往来不及做过多的思考,都是通过自觉来判断和反应。但唐涛却是在出招之前,就将对手的每一种反应都计算在内,他那蝎尾一刺,看似凶猛,却是佯攻,那一脚落空之后,唐涛的另一只脚后跟微转,腰部跟着发力,上身抬起,再沉下,身体陡然加速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刺出去的那一脚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形轨迹,竟然又转回来了,而这一次,加上身上的旋转扭力,这一脚的速度更快,力道更大。而此时,莫金刚刚将后仰的头朝前探,明明看唐涛那只脚以他自身为圆心画了个圈,却来不及缩头躲避,被一脚踢个正着。

这一脚力道好大,以莫金那样壮硕的个头和身形,却像被一个巨人扇了一巴掌,一下就被扇倒在地。唐涛收拳回腿,双足立地,此时站在曼陀罗台阶上,一干人等,就数他最高。他鄙夷的看了一眼台下的人,卓木强巴和莫金都倒下了,亚拉法师被逼退到佣兵群中,吕竞男还在和佣兵游斗,唐涛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冷哼道:“螳臂挡车,不自量力,哼,你们这群人里,也就那个叫塔西的老法师能让我有所忌惮,可惜啊,他连第三平台都上不了,至于你们,说的不好听一点,和你们斗,那叫欺负你们。”

话音刚落,唐涛看见亚拉法师在枪林弹雨中左突右闪,放倒了两名佣兵,似乎又要冲出来了,他一生冷笑:“现在已经不需要你们了。”一个旋身,右拳“呼”的一声,曼陀罗第一层平台上一尊半人高的佛像飞了起来,直奔亚拉法师而去。

亚拉法师刚推开左右的持枪佣兵,只见一个黑黝黝的巨大物体直冲过来,连忙架臂封挡,可那佛像冲撞的力量太大,竟然将亚拉法师连人撞飞,佛像和法师一同飞到一堆经卷之中,这才停下,那尊佛像重重的压在了法师身上,不仅让法师的胸骨重新开裂,连两旁的几根肋骨,也被压断了。亚拉法师吃力的推开压在身上的佛像,不可思议地看着站在曼陀罗中央那个恐怖的存在,压在自己身上的佛像,重量不下五百公斤,却被那人一拳打得飞起那么远,而且带来这般巨大的冲撞力,不,那绝不是人类的力量,那个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亚拉法师艰难欲起,突然全身如遭电击,他清晰地觉察,自己的血液并没有顺着血脉的方向进行,正在大量流失,法师一手按在胸口断骨处,顿时明白过来,心脏……破了!

“法师,法师……”这时,却有一个人哭着跑了过来,亚拉法师看看敏敏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微微一笑,揭开了敏敏身上的束缚,往曼陀罗台阶一指,轻轻道:”去,帮强巴少爷。”卓木强巴已经站了起来,可他就同被重量级拳手重拳击倒的人一样,看所有东西都是重影,脚下轻飘飘的,迷迷糊糊看见一个人朝自己走来。

唐涛来到卓木强巴面前,冷冷道:“我给了你机会,你却用这种行动来回答我,既然你选择这样,那我就成全你。档在我面前的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说完,唐涛深吸一股气,整个胸腔都高高的鼓了起来,接着,整条左臂自肩关节起,一指延续到每个指关节,爆发出一连串的响声,双手握拳,同事出击!

“不要!”

“不要!”

卓木强巴在恍惚中,根本来不及闪避,唐涛两拳全力出击,却挺两声惊呼,从空中飞来两道人影,挡在卓木强巴的身前,唐涛拳势不减,;两只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两道人影身上,将两人打得飞了出去。“切只会靠女人来保住性命吗?”唐涛又是一个转身横扫,卓木强巴像个沙袋般被他踢得横飞出去。

莫金也已站起,双手握拳,站在距唐涛四五步的地方,惊恐地看着这一幕发生。

唐涛猛一回头,双眼一瞪:“你还想和我动手吗?”积威之下,莫金竟不敢上前,唐涛仰头大笑,打不朝向曼陀罗顶端走去。

卓木强巴落在一堆经卷之中,卸去了大部分冲力,打得意识也已经清醒起来,一抬头就看见了亚拉法师。

一个人,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会做什么?亚拉法师躺在经卷中,哼平静地将身边的经卷一卷一卷地拿起,展开,看着古人用智慧凝结成的文字,满意地微笑,又小心慎重地合拢,放在身体的另一侧。他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但法师却用自己的意志力控制着自身肌肉和内脏的蠕动,让让自己的血脉还能进行微弱的循环,只不过,这种密修者的延命之法,也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当卓木强巴骡子啊法师腿边的时候,法师已是连起身探头的力量也没有了。

卓木强巴手足并用,在经卷堆成的小山上爬了几步,来到亚拉法师跟前:“法师,亚拉法师。”

亚拉法师将目光西欧哪个手里的经卷中收回,看着卓木强巴,突然十分郑重地从身体另一侧码放好的经卷中,摸索出其中一卷,用微颤的手举起,直到卓木强巴牢牢握住,亚拉法师才展颜一笑,对卓木强巴说出最后的告诫:“强巴少爷,活着……要努力……”

这张嘴一说话,法师便是气息一岔,一口气吐出,竟是再也接不回去了,卓木强巴手里还紧紧攥着那卷经书,看着这位微笑的老者安详地躺着,突然爆发出震天的咆哮:“亚拉法师!”

在卓木强巴发出咆哮之前,唐涛已经站在了曼陀罗最顶点,那个金蛋中间的长条方匣,已在他触手可及的位置,就算唐涛再能克制自己的内心,到了此刻,也是终于忍不住笑了。

占据着制高点的他,回望身后一众小人儿,天大地大,还是我最大,他伸出手去,摸到那个小匣子,“一匣在手,天下我有”的畅快·感油然而生,他毫不犹豫地拿起了匣子。

“嗤嗤—”整个金蛋腾起一阵薄薄烟雾,唐涛拿走匣子的地方,一根小铜芯从下面被抵了出来,唐涛先是愕然,随即苦笑,没想到古人竟然在这里也制造了机关,而且还是最简单的压榫,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竟没能提前预判,看来古代的那些能工巧匠才是真正看穿了人性啊!唐涛也想弄清这个机关是做什么用的,但他可不敢贸然窥视压榫的锁孔,正想着,只听又是“嗤–”的一声,仿佛有大量的气体自压榫下方喷涌而出,却看不到烟雾,跟着就听见卓木强巴的咆哮声。

唐涛没有理会卓木强巴的叫喊,皱鼻吸了吸,闻到很大一股硫磺气味,心中暗道:“难道是……”他很清楚,那看不见烟雾的气体是高温蒸汽,由于温度太高,反而让人看不见,加上这一大股硫磺味,倒有些类似火山喷发前的迹象,而此刻他们所处的位置,恐怕距离那条地底熔岩河应该很近吧,难道说这个小匣子在某种程度上压制着爆发的火山?那个金蛋,在看不见的气体持续喷涌下,上部竟然开始渐渐融化,唐涛已经退出四五步远,那灼热逼人的热气依然扑面而来,至此,唐涛哪里还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机关。那些古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将狂暴的火山压制了一千年,如今机关已破,看来这座火山又将喷发,整座神庙,将被熔岩吞没!

唐涛回过头来卓木强巴也正扭过头来,双眼射出愤怒的火焰。

唐涛淡淡抿嘴一笑,又看了看那随时将喷涌而出岩浆的金蛋,大声道:“你们慢慢玩,我就先走一步了!”说着,手一扬,一根金属索自他右臂衣袖内飞出,射向卵塔的边壁,竟然一口气射出四五十米长,这就是铰链,卓木强巴他们仿制的飞索的原型,铰链体积更大,射的更远,攀爬速度更快。

铰链收紧,唐涛瞳孔而起,一手拿着小匣子,另一手仿佛抓住了电梯的吊缆,身体飞快地上升,不一会就在四五十米高处,再扬腕,又上升四五十米,很快就变成一个小点儿消失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GuiWenJi.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