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文集-身边的鬼故事

第八十一章 以一张照片结束 第3节 死斗二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节死斗2

唐涛接近莫金之时,又是前身下伏。又是空翻?莫金这次不再上当了,双臂一架护住要害,跟着一腿踹出,正是唐涛空翻时最不灵活的腰臀位置。不料唐涛这次并非用腿攻击莫金面门,只见他腰身一折,两条腿弯垂下来,如钳子一般钳住了莫金踢向自己的那条腿,跟着双手在地上一撑,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绞腿!”莫金对这一招非常熟悉,这是搏击术中常用的,俗称“剪刀脚”,利用双腿的钳击之势,借助腰部和全身旋转发国,将对手一剪倒地,只是搏击术中常常使用绞腿攻击敌人的双腿膝弯或颈项,这样才能将敌人一剪倒地,可唐涛只是夹住了自己一条腿,这是

一股巨大的拧力从小腿传来,莫金忽然明白过来,这是拆骨!利用全身力量对付对手四肢中的一肢,先用绞锁之势将对方肢体固定,再用全身力量旋转,就能将对方的一条胳膊或是一条腿完全卸下来。在前所未有的紧张和压力下,莫金也被迫发挥出了最大潜力,在唐涛第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后半圈,莫金抬起了另一条腿,跟着唐涛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总算没有被废掉一条腿。可唐涛双掌一落地,跟着又是一撑,又是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而莫金第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已令身体失去平衡,摔倒在草丛中,还没缓过劲来,只觉得那股巨大的拧力又传了过来,身体来不及做出反应,莫金只能咬牙坚持,总算腿部肌肉力量较强,那股韧劲将整个人带着在草地上打了个滚,腿却没有被卸下来。

茅山后裔

唐涛一皱眉,这卸臂之法,也就是前两个三百六十度最让人猝不及防,后面再转,将对方的四肢拆卸下来的概率就小多了,而且此时,紧随其后的卓木强巴已经四肢蹬地,腾空而起,只朝自己扑过来。唐涛腰身一挺,钳着莫金的那两条腿发力一抛,将莫金对着卓木强巴扔了过去。用腿抛送毕竟不太准确,卓木强巴和莫金两人就在空中擦肩而过,两人眼睛看着对方,心念相同,突然各自伸出了右手,牢牢地扣在一起,两股力量发生碰撞,顿时两人的运动轨迹和方向都发生了改变。卓木强巴被莫金带得在空中停顿下来,莫金则以卓木强巴为圆心,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圈,重新绕到了唐涛的身后。

此时唐涛刚起身,听闻身后有风声,看也不看,顺势就是一脚,莫金看准势头,对准唐涛脚底板砸了一拳,唐涛身形微晃,莫金去势顿止,和卓木强巴同时落地。

唐涛回头,微讶,没想到攻击自己的竟然是莫金,卓木强巴和莫金互望,以口型暗示道:“空中接力。”

所谓空中接力,其实是卓木强巴从狼的战术中领悟到的借力打力,戈巴族的战狼通常在合作狩猎时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一头狼站立不动,另一头狼飞快地蹿上第一头狼的身体,然后第一头狼猛地一蹦,将第二头狼送上一程,加上第二头狼本身的冲势,使这第二头狼跳得更远,更高;又或是直冲之时,被猎物躲过,直冲向大树或垂直的岩壁,那些战狼并不会停止冲势,反而加大力度冲向树干,再以树干为支撑点借力反弹,由直线攻击变成三角形攻击。就像冈日和冈拉那样,冈拉能借助冈日的手臂起跳,在攻击敌人的时候从一个人的肩头跳到另一个人的肩头再跳到第三个人的肩头,像跳桩子一样,往往让敌人眼花缭乱。

卓木强巴根据狼的这种合作方式,与莫金在躲避神庙机关时配合出一套空中接力动作,在机关出现断裂,或两人无路可走时,便以一人为中心,将另一人抛投出去,自己再跟着跃起。被抛出去的那人抢先触到对岸,再反过来接应抛自己的人,看上去很有些像马戏团的高空飞人,其间糅合了双人对手顶的动作,难度比高空飞人更大。不过两人都是力大之人,加上敏捷的身手,反复演练之后,也熟悉了这套动作。

卓木强巴和莫金的手仍旧牢牢地扣在一起,不待唐涛反应过来,卓木强巴突然双手握住莫金单臂,像扔铅球一般将莫金甩了起来,莫金整个身体横空而起,踢向唐涛,唐涛举臂挡下,身体却微晃了两步,毕竟两个人的力量,加在一起比一个人要大得多。

莫金虽未能踢中唐涛,可他很快落地,反手一扯,又将卓木强巴抛了出去,两个人,就像拴在同一根绳子上的两个铁球,旋转着朝唐涛攻去。莫金是真的将卓木强巴扔了出去,两人扣在一起的手也已分开,卓木强巴左右开弓,双拳朝唐涛招呼,而莫金则往卓木强巴身后一蹿。同样是双拳,唐涛的拳明显比卓木强巴更快,接连三五个翻腕,就将卓木强巴的拳头全部化解,眼看跟着就要一拳印在卓木强巴额头上,可卓木强巴的身形突然在半空中一顿,飞快地倒退了回去。原来是莫金跟在卓木强巴后面,捉住了卓木强巴的双脚,卓木强巴一击不中,他就往后拉,原本卓木强巴一人,是怎么也做不出这种动作的,可两人一合作,不可能也变成了可能。

莫金将卓木强巴拉回,自己滑草倒地,两条腿攻击唐涛下盘,同时双手发力,将已掠过自己头顶的卓木强巴又抛投了回去,唐涛脸色变了又变,连连倒退,一时很不适应这种打法。

莫金和卓木强巴两人就像被橡皮筋连在了一起,有时是单手相扣,有时是双脚互勾,有时是卓木强巴以莫金的身体当柱子,手抱着柱子,身体腾空旋转飞踢;有时莫金以卓木强巴的身体当沙袋或流星锤,单手将其抡起,甩出去。两人忽前忽后,忽进忽退,唐涛面对的不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拥有四条腿和四只手的人。三四轮强攻之后,终于卓木强巴一拳结结实实地砸在唐涛的脸上,唐涛倒地,顺着草地滑出四五米远。唐涛单手撑地而起,另一只手顺着嘴角捋过去,看了看拇指上的血迹,嘬了嘬嘴,“呸”地吐了口污血,道:“真是让人意外,这种方式的合击战术,似乎不在特种兵的训练项目之内啊。”

卓木强巴和莫金一看有效,哪里还和唐涛废话,两人携手,大跨步追了过去,唐涛冷冷道:“你们以为用这招还能打到我吗!”突然双手扬起,手掌张开,却是刚才在倒地滑行时,抓了两把碎泥在手中,泥沙劈头盖脸地撒向卓木强巴和莫金。

“糟糕!”卓、莫二人同时感到不好,距离太近,不得不提臂护住眼目,唐涛一步上前,挤进卓、莫二人中间,双手分击两人,这一下卓、莫二人没能发挥联手的效应,反而因为两人的手扣在一起而无法及时躲开唐涛的攻击。

等两人分开躲避时莫金被打得退了三四步,而卓木强巴更惨,被唐涛的右拳打得吐了血。唐涛用自己的身体将卓、莫二人分别隔在自己左右,不给二人联手的机会,三人站在同一条直线上,唐涛面朝前,卓、莫二人面朝中间,双方对峙着。

唐涛突然笑道:“知道我刚才听到你说我是个疯子时,为什么要笑吗?因为我想起了另一个疯子,一个女疯子,她觉得和以前的丈夫一起生活,太过单调乏味,她以为自己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毅然决然地带着女儿和前夫分了手。没想到,她的下一任丈夫却是个赌鬼,不仅很快将家底输得精光,而且,他根本不是喜欢那个女人,他只想对那个女人的女儿下手。可怜的小女孩啊,十……十几岁来着?反正那天晚上,我看见她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裳,从十八楼的顶层往下跳,就像蝴蝶一样美丽,啧啧,那个可怜的女人,竟然就这样疯了……”

“唐涛……”卓木强巴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吼,猛扑了上去,“你不是人!”

“喂,不要!”莫金明知道唐涛是有意激怒卓木强巴,可现在已经无法阻止卓木强巴了。

卓木强巴看似凶猛地冲了上去,可唐涛举手投足间,又将他打得反跌了出去,卓木强巴浑然没有痛觉一般,双足一沾地,又是不要命地扑了过来,如此四五次,唐涛的衣襟上已经沾满了血迹,卓木强巴的血。

莫金看的焦虑,也想上前帮忙,可总是坚持不了两三下就被唐涛打了出来,唐涛保持着那谦和的笑意,频频将卓、莫二人打飞。

“轰!”卓木强巴再一次凭空腾飞四五米远,重重地落在地上,又滑行了三四米距离哇地一大口血吐出,这次不能一鼓作气地再冲上去了,卓木强巴艰难地翻身坐起,大口大口地喘息,心中的恨意愈发强烈,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唐涛这样的人?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唐涛用怜悯的口吻道:“强巴少爷,你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是卓木强巴吧,谁叫你是德仁老爷的儿子,又谁叫你们家族,是赛?苯波的后人。不过你放心,如今那位女士,就住在我住过的那间医院里,那里你也去看过的,条件很不错吧。”

“啊――啊――”卓木强巴仰天长啸,胸中那一口淤血吐出,心中的愤怒化作火眼熊熊燃烧,他突然觉得,原本两腿间那个缓缓转动的轮子,变成了一个通道,天地之间,有某种肉眼无法看见的物质,从那个通道飞速地涌入自己体内。

“啊――啊――”随着一声声充满怒意的咆哮,卓木强巴的皮肤都涌现出一种潮红色,一根根青筋怒绽出来,肌肉纠结着,压迫着骨骼发出“咯咯”的响声,那高高鼓起的肉块,仿佛要将衣服胀裂开来。莫金和唐涛都惊异滴看着卓木强巴身体的这一变化。

“海底轮全开!强巴少爷,你还真是能带给我惊喜啊,在这种时候还能有所突破!”唐涛心中不惧反喜,笑意浮上了面颊。

卓木强巴又一次站了起来,他甚至无暇顾及身体的变化,直接又冲向了唐涛,两人身体交错而过,卓木强巴又中了一拳,但这次,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自己把握住了唐涛出拳的轨迹,在自己中拳的前一瞬间,避开了身体的要害。唐涛要踢腿,不知道为什么,卓木强巴就是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微微屈膝,在唐涛的小腿形成攻势前,封住了唐涛小腿的去路。唐涛带着惊疑转过头来,两人互攻了一拳,互退了一步,暂时分开。

就在分开的那一刹那,卓木强巴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知道唐涛要踢腿,因为若自己处于唐涛的位置,那么踢腿攻击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就是这样!卓木强巴成功地预感了唐涛的想法,从而在格斗中提前封住了唐涛的攻击,同时,他也明白了他们与唐涛的差距在哪里。自己和莫金,出拳可以很快,也可以很诡异,但他们出拳的时候,就是一种勇往直前,见招拆招。但唐涛不同,唐涛在出拳之前,就想好了他们可能做出的每一种动作,所以他出拳都是封挡住了两人可能进攻的部位,而同时又攻击两人来不及防护的部位,就像两个高手对弈,唐涛总要多看一步棋一样,这也就难怪他们攻击唐涛时,总是很难击中对方,却频频被对方击中。

这边唐涛和卓木强巴刚刚分开,那里莫金又包抄上来,唐涛露出厌恶的神情,他应经不再享受这种猫捉老鼠的乐趣了,他心中隐隐开始担心,担心卓木强巴开始掌握在运动中捕捉对手的运动轨迹和作战意图,虽然他知道,这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过程,可他依然开始担心起来。

“滚开!”唐涛不再手下留情,对着莫金就是一拳,拳头距离莫金还有三四十厘米的时候突然扬腕,绞链前方的钩索应声而出,在如此近的距离射出绞链,威力不亚于出膛的子弹,瞬间就从莫金的肩胛下方射穿过去,这也正是莫金防弹服的薄弱之处,由于穿透速度太快,莫金还来不及感到疼痛,手臂依然握拳前挥,唐涛手腕一绞,那绞链从莫金的伤口处缩回,碎骨绞肉的痛感霎时传遍全身,莫金啊地叫了一声,那一圈顿时颤抖失力,唐涛一脚侧踢,将他蹬飞出去,转过身来全力对付卓木强巴。

莫金在空中,看着唐涛全力攻击卓木强巴,一对一的对攻,卓木强巴完全落于下风,他不过刚刚掌握出招之前的动作预判,前面受的伤也极重,莫金清晰地看到,卓木强巴那因愤怒而涨红的脸又已慢慢泛白,他失血太多,已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莫金心灰暗想:“没办法战胜他,他太强了,他还没动用武器,也没使用操虫术,难道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吗?”莫金落地后身体微微反弹了一下,眼角余光看到……远处的山丘,似乎动了一下!

时间倒回战斗刚刚开始,卓木强巴突出第一口血时,飞溅的血沫散作血分子,被风轻柔地包裹,远离了战场,不断地扩散……

四王陵,香巴拉的城邦,嬉戏的狼群。

小狼不知从哪里叼来一根长骨,钻进一窑民居中,对着某只雌性狼大献殷勤,那头母狼羞涩地低下头,走过来蹭了蹭小狼的面颊,小狼正欢天喜地,突然收敛了笑容,奔出窑口,昂着头在空气中搜索着什么,熟悉的气息,从远方飘来,是血的味道,起先就有大团的血分子笼罩过来,小狼没有在意,或许是狩猎队在狩猎吧,可是这次不同,这血,是阿呜肮的!

四王陵顶峰,哪位高居在上的王者,突然站立起来,四肢如柱,面朝西方,旁边一头壮硕的狼站在台阶下,轻声细语道:“是他!”王道:“我还闻到一个熟悉的味道,看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这个香巴拉,几乎所有的狼和獒,都面朝天空,用他们最敏锐的鼻子,搜索着什么,忽然间,那道紫色的身影,从王陵上走下,所到之处,群狼俯首,随即起身,跟在王者身后,朝同一个方向进发,因而八方的狼群涌了过来,它们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停止了嬉戏和娱乐,跟在同一个身影的背后,汇集成一股股洪流,洪流又相互间融合,宛若大海波涛,汹涌地淹没了一切。

浪潮漫过森林,他们井然有序地跟在王的身后,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但那整齐的步伐,却令整座森林战栗,一时间,森林中的动物,除了天上飞的和深居地底的,几乎都离开了自己的洞穴,夺路而逃。

狼族的王者,迈着优雅而高贵的步伐,轻快地走着,很快,由踱步变成小跑,再由小跑,变成了疾驰,整个香巴拉的狼,都追随着他们的王,万狼奔腾,大地鼓响。

莫金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使劲揉揉眼睛,再看,没错,是山丘在动,不,不是,不是山丘在动,而是远方整个山丘,都被什么东西覆盖住了,那东西在动,究竟是什么东西,莫金还未看清,他只知道,数量多级了,如潮水一般,源源不绝地涌过来,再扭头四顾,但见天地一线,目力所及,全部都是,仿佛整个大地掀起了波澜,紧接着,如地震前兆般,大地、草坪、湖水、山川、无一不在微微战栗。

唐涛刚刚将卓木强巴击出好几米远,立时感到了大地的微颤,一扭头,就看到了天地之间的浪潮涌动。唐涛面色大变,计算着狼群和自己的距离,扭头看了卓木强巴一眼,突然拔枪射击,卓木强巴早有准备,在近身格斗枪击和本能的指引下,超水平发挥,连翻滚数圈,唐涛的子弹一一落空。他很想将卓木强巴和莫金格杀于此,可并不打算与两人合葬,连莫金都已看出,唐涛准备逃了!此时莫金已看清,那些自天边来,漫过森林又漫过草原的,是狼,全是狼,狼来了!狼来了!莫金不知为什么,差点激动得没掉眼泪,他恐怕是历史上少有的几个见到如此多的狼朝自己奔过来,还如此高兴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GuiWenJi.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