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文集-身边的鬼故事

第八十一章 以一张照片结束 第5节 以一张照片结束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节以一张照片结束

“救我,强…强巴少爷救我!”被压在地上的唐涛居然艰难的将头别过来向强巴求救。

卓木强巴坐起来,问道:“说,你把那个盒子放到哪里去了?”

“我,我把它送出去了,用天鹅,只有我才知道它在哪里,你…你救救我,我告诉你,我们一起去打开它,我们可以称霸天下,一起统治世界……”

卓木强巴站起来,唐涛看到一丝希望,又道:“你可以的,你是契约者,你可以和它交流,你…你让这只狗放过我。”

茅山后裔

莫金在旁搀扶着强巴,摇头道:“这个人留不得。”

紫麒麟看了被踩着的唐涛,又看了下卓木强巴,卓木强巴的眼神很坚决,甚至看都没有看唐涛,唐涛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我知道你的心事,我知道你一直放不下,一直在牵挂着那个人,我知道她的下落。”

卓木强巴被点中了软肋,气息急促起来,唐涛又道:“如何?做个交易吧,你让这条狗放了多,我告诉你你妹妹的下落。”

卓木强巴忍不住道:“你真的知道?凭什么相信你?”

唐涛一看有希望,连忙去摸兜,紫麒麟哪里会与它客气,见唐涛后一动,毫不犹豫一口咬下去,疼的唐涛额上冷汗直冒,却不敢大声呼喊,紫麒麟一口直咬穿了他的手骨,如果有必要,它不介意将唐涛的腿骨,腿部肌肉筋腱全部咬断。之所以没有杀死他,是因为强巴用目光和手势告诉它:“请暂时保留他的性命,王,我还有点事要问他”。

唐涛颤抖的手终于摸到了口袋,他…。竟然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对卓木强巴道:“这个。”

卓木强巴一把取过照片,比紫麒麟那张还模糊,看上去是一个闹市街头,不知是中国还是外国,一名短发的青年女子,穿着好似带毛的厚风衣,挎着褐色的挎包,没有打伞,正在雨中快步进行。照片照的是那女子的背影,街边的风景和那女子的背影都是花的,就像被雨淋在镜头上一样。这样一张照片卓木强巴无法判断背影是谁,他质问唐涛:“这算什么?”

唐涛笑道:“你,妹妹,没办法,我不敢太近偷拍,你妹妹如今,已成长成一个,我远远看到她,也要发抖的人物了。”

“你说什么”

“你别忘了我是十一岁才被十一圆桌骑士才找到,而你妹妹七岁就被绑走了,七岁啊,她已成长为一个强大而恐怖的存在,你还要找她么?”唐涛满脸污泥,笑起来也没有那种风度翩翩的样子了。

卓木强巴质问道:“十三圆桌骑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哈哈,我只能告诉你,他们是世界是最强大最可怕的存在,这个组强庞大的超出你的想像,像我和莫金这样的,在里边只是毫不起眼的小卒子。你别看这条狗这么厉害,说不定它就是一个高层领导的宠物。你别以为知道我们这些盗墓小组就了解了这个组织的全部了。你根本无法想像,无法想像。十三圆桌骑士就像一个庞然巨兽,我们,我们所有的盗墓小组加在一起,不过是这头巨兽众多触角中的一根,我们的任务,就是从曾经辉煌过而有毁灭了的文明中,去发掘那些文明被毁灭的原因,看看有没有适用于今天人类的。而你妹妹所属的那个部门,是这头巨兽的爪牙,他们负责清除前进路上的所有障碍。毁灭全人类,不是我一个人的痴心妄想,这个确实是十三圆桌骑士,他们的目标。

卓木强巴一言不发,唐涛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忙说:“我们联手,对,只要我们联手打开这个匣子,掌握里面的物质,十三圆桌骑士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我和他们有深仇大恨,他们杀了我的父母,将我掳走,你不知道他们对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做了什么,我亲眼看到了在地狱中才能见到的酷刑。”

卓木强巴打断道:“他们为什么抓你?”

唐涛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卓木强巴,半晌,看卓木强巴是认真的,才道:“还不是为了信物,我其实是最后一个才被十三圆桌骑士认定的巫王后裔,他们只知道巫王的三位后裔,每个都有一件信物,三件信物合起来才能打到香巴拉,却不知道我们的血脉同样重要。他们原本以为你们家的那本《宁玛古经》就是信物,所以才…。”

“抓手我妹妹?”

“对!”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他们为什么没有杀了你?”

唐涛道:“十三圆桌骑士从不浪费资源,我们这些被抓的孩子被强迫接受秘密训练,你不得不拼命增加自己的知识,拼命锻炼增加自己的力量,一旦不合格,他们不会杀你,而是让你去领略那地狱般的酷刑。我们家和你们家一样,不知从哪一代起,就忘记了我们家族的秘密了,也根本不知道信物是什么,十三圆桌骑士见从我身上得不到什么就将我丢进训练营,给我洗脑,让我学会服从。我为了活下来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拼命训练,直到我开始接受任务了,我才一点占探查,寻过事情的蛛丝马迹,最后我终于知道了他们想要找什么。”

“你又怎么知道十三圆桌骑士不知道那一部分秘密?”

“虽然我们家不知道了,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我们家的先祖应当知道,我依希还记得我们老家在哪里,我记得我父亲给我说过,我们在老家住了好几百年,于是我回到那个地方,将周围的坟都挖了个遍,终于被我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在一座坟中我发现了我的先祖是从哪里迁来的,我又去那个地方挖掘,连挖了十几座坟墓,线索一点点的积累起来,终于被我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为了得到更多线索,我自告奋勇的去寻找帕巴拉线索,为了取得十三圆桌骑士的信任,我甚至将我妹妹煮来吃了,那可是我亲妹妹啊。”

卓木强巴厌恶的看着唐涛,这信家伙,不认父母煮食了妹妹,自掘祖坟,还有什么事他不能做出来,他怎么可能…。卓木强巴忍不住问道:“你…你不怕死子下地狱么?”

“什么地狱?”唐涛道,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地狱,什么天堂,什么轮回,什么来世。全是骗人的玩意儿,人活着的电子无序脉冲才组成了意识,死后就分解成一堆无机物,什么都不是,人活着一定要一手摭天,我死后那管它洪水滔天。“

卓木强巴心寒的看着唐涛,这个人没有信仰,没有道德,没有理性,却思维清晰,知识丰富,孔武有力,这样的人最是可怕。唐涛又道:“我已经和你说了这么多了,怎样,你真的不需要考虑,强巴少爷?“我们一起干,我们将是新世界的主宰,我们就是存在于世间的真神,那些人他们只会对我们顶礼膜拜,他们将成为我们的玩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卓木强巴微微摇头,唐涛已经入了魔嶂,无可救药了。紫麒麟在一边看着他们,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似乎,强巴和唐涛谈论了太久了,它已失去了吃唐涛的兴趣。从唐涛向上走开了,其它的狼依然对唐涛虎视眈眈。

卓木强巴取到照片以后,始终和唐涛保持着距离,此时不进反退,面若冰霜,唐涛心思急转,大声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莫金可以证明我的话,除了我没有人认识你妹妹,谁会在意一个只有七岁又朱失去作用的小女孩呢?你以为凭你个人的能力能够挑战十一圆桌骑真士么?没有我做内应,你什么也做不了,莫金他对十三圆桌骑士的高层一无所知,他的地位比我还低,除了我没有人能找到那个匣子,没有那个匣子,你连我们最底层的这一关也过不了!喂,卓木强巴,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回来,你回来!”

卓木强巴却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一步远离唐涛而去,他低声道:“原来只有你一个人才可找到那个匣子,那就好那就最好。”刚才靠近唐涛时小狼给了他警告,似乎靠近唐涛会有种危险,卓木强巴拿到照片后,小狼也拦在了卓木强巴身前,它一直在告诫他远离唐涛,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来,卓木强巴对小狼的信任决非莫金可比。此时已退二十多步,就算唐涛身上有定时炸弹也无法伤到强巴了,小狼才立起身用爪子挠掉鼻子上的泥,搭在强巴身上嗅嗅。露出欢欣的笑来。

唐涛还在远处嘶吼其它的狼都扭过头来,看着这个用生命跟他们签定了契约的人,考虑好了没有,卓木强巴做了回应,在狼和莫金的注视下他打了个手印,这个手印自打他学会以后他原本以为永远不会用到。于是所有的戈巴族遗留的战狼仿佛看到了一千年前那群人类伙伴,用他们的手向狼群传递这样的信息。——撕了它!

随后,紫麒麟一声轻啸,表示了认可,唐涛的命运终于被他们所决定——万狼分食!

唐涛的惨叫声嘎然而止,上万狼群一拥而上,冲在最前面的狼各自从唐涛身上叨起一块肉便到一边去独自享受去了,下一批狼又继续。

于是唐涛这个有机体被折分,研磨化作分子被吸收。等狼群散去的时候,草地上骨头渣滓都没有剩,很多狼都没有分到食物,心有戚戚不干而嚎。继而又将头转向了莫金。

莫金惊恐万分,他没有想到强巴会下达这样的命令,也没有想到一个手势就让狼做出这样的行为,强巴不会对自己动手吧,可是这个谁知道呢,自己以前对强巴做的事和现在做的事,强巴会比较看重哪一面呢?

卓木强巴很艰难的挪到莫金身边制止了狼的咆哮。但仍见几只老狼面露凶相,朝莫金龇牙咧嘴,顺着狼的目光看去,卓木强巴一怔,只见莫金腰际悬着一根缀满宝石的金丝链带,显然是刚才跟唐涛打斗时,划破了衣服这才露出来。此时他正紧张的打量着狼群,自己却混然不觉。难怪狼群对他咆哮不已,这里的狼对戈巴族人留下来的锅碗瓢盆都珍愈生命,更合况这贵重之物!

“拿出来吧。”卓木强巴对着莫金昂头,指了指他身畔。莫金这警觉,带着万分不忍,仿佛在割心头肉一般,但形势逼人,他不得不宽衣解带,将身上藏匿的金色的、发亮的物品一件一件逃出来,老实清空。莫金一反平日迅捷,动作极其缓慢,每掏一件,就求助似地望卓木强巴一眼,就好似一个病重的老人极不情愿将自己的棺材本往水里扔。卓木强巴则用严肃且凌厉的眼神告诉他,你不拿出最后一件不属于你的东西,这些狼群是不会放过你的。

随着地上的东西越来越多,卓木强巴大为惊愕,实在看不出来,莫金身上竟然藏了那么多东西。他倒是掩饰的好,肯定是从金殿离开的时候狠狠捞了两票。唐涛不在,那些雇佣岂是他的对手。难怪刚才搏斗时,吃了唐涛那么多拳,他的精力神情却好于自己,感情里面穿了金甲啊!

莫金忍痛将衣衫口袋都翻了个底朝天摊开双手欲哭无泪地对狼群道:“没了,真的什么都没了!”狼群这才渐渐止住呼吸。

“连一件都不让我留啊?”莫金双眼空洞无神地望着卓木强巴,连死的心都有了。

卓木强巴靠近莫金,拍了拍他肩头道:“至少我们还活着。”

莫金形同槁木道:“是的我们还活着。”

卓木强巴抬起头,仰望香巴拉最后那一抹落日余晖,喃喃道:“你知道吗?就在刚才一瞬间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么?”

“就是狼群为什么会追杀巴桑他们,为什么将下戈巴族人灭族,而且第二层平台上那么多村落也被消灭了,我想他们全都想错了,这些狼并不是嗜杀残暴的狼,它们的行为是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

“我记得唐涛说,那些光军找到一种办法,可以在中了哪种物质的人发病之前预先知道,从而将那些人隔离起来。”

“你是说…”

“没错,这些狼的嗅觉灵敏,我想正是依靠他们,光军才能提前发现那些即将发病的人。只是到最后,光军们还是免不了全部灭绝,所以我想,在知道了自己将彻底消失前,光军们应该教会了这些狼另一种本领,或者说,赋予了他们一个新的使命。”

“清洗!”

“对,就是在那些传播源传播开去之前,进行彻底的清洗,尽可能地减少传播的危险,不论是巴桑,还是下戈巴族,还是第二层平台上的村落,他们中都有人去过第三层平台,我想,他们可能都到过香巴拉遗留的城镇,或许触碰到了里面的某些东西而被感染了。巴桑西米还有蒙河那个疯子等人,之所以能活下来,不是因为他们向狼群投降,或是出卖队友,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他们不是携带者。”

莫金终于释然道:“那你刚才下令攻击唐涛…”

“对,就算没有我下令,狼群也不会放过他的,我刚才一直在奇怪,唐涛已经被紫麒麟打败,看上去也不具备攻击能力了,小狼为什么一直阻止我靠近他?后来我才明白,唐涛肯定已经感染了某种物质,至于他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被染上的,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对了,现在能给我说说十三圆桌骑士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啊…好吧,不过我知道的,可能没你想要知道得多,我只知道一些简单和基本的概念。如果不是今天唐涛说出来,我还以为,我们这些盗墓小队全部加起来,就是十三圆桌骑士了呢,没想到原来只是一个小的分支机构。

“我是最底层的人员,我只知道我们按我们的等级分类,一个小组是十三个人,因为从事的都是盗取古墓的事,所以每个小组中会有一两个鉴定家,就是对文物很了解的人,因为要穿越各国边防线,所以必须有一两个对各国军事力量和战斗能力很了解的人,而且格斗和武器使用都要很在行,这就是特种兵。这前面两种要求我都兼备,事实上在组织内部,很多人都不只精通一样,比如唐涛就精通特种兵技术和操兽技术,而你们队里的肖恩,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精通操兽技术和植物方面的知识。因为经常出没原始森林,所以对动物必须有足够的了解,一个小队中也会有一两个操兽师,而植语者也是因此配备的,我们需要有对植物了解的人。因为许多古墓里有自毁的机关或攻击的机关,所以还要有工程师,又因为并不可能每次都一帆风顺,常常会有人受伤,所以队伍中的医生也是必备的,大概一支小队就是由这六种职业构成,而每一种职业又按照熟练程度来划分等级…

“我们特种兵很简单,按照对格斗技巧和武器掌握程度划分为特种兵、士、校、将,而操兽师大概是,操兽师、操虫师、蛊师、巫师,还有祭师,顾名思义,操兽师,对大多数大型动物的生活习性比较了解,能够利用各种方法驱使那些动物为己所用;当他们对动物有所了解之后,就会继续研究比动物小种类要多得多的昆虫,成为操虫师,对虫类有所了解之后,又继续研究真菌或是别的细小孢子生物,成为蛊师,后面两种我不大清楚,估计巫师是能比较熟练掌握细菌类生物的存在,而祭师则涉猎了病毒范围。医生就是按照国际惯例划分的,分别是医士、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反正他们也很强,可以进行野外器官移植术,或是动物与人的肢体交换等…

”一个小队十三个人,小队长会由二级或二级以上的能力者担任,有时会遇到大型墓葬,我们则由三至五个小队合并成一个中队,中队长会由三级或四级能力者担任,当遇到超大型墓葬时,再由三四个中队合并成一个大队,大队长必须是五级能力者…

“事实上,就算是特种将大祭师等职业,在十三圆桌骑士中,也不过是打工者,他们通常被称作高级一点的打工者,在十三圆桌骑士内部,他们是按会员、会长、室长、里长什么的来称呼自己的职位,我听说曾经有特种将想挑战十三圆桌骑士的权威,结果从内部随便出来一个会员,三两下就把他打趴下了…

“而十三圆桌骑士,就是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所能知道的最高存在,究竟是指一群人的代称还是这个组织的名字,我们都不清楚,如果是一群人,那是一个人还是十三个人,他们是男是女,高矮胖瘦,我一无所知,还有没有比十三圆桌骑士更高的存在,这些都是未知…”

夕阳余晖下,两人随着狼群,缓慢地朝密林深处移去,突然身后一声巨响,两人愕然回首,只见那硕大的湖中喷出一股白箭,一条水龙直射上天,恐怕足有百余米高,整个第三层平台都在战栗,震动的余波像湖面的涟漪沿着平台向周边扩散。两人互望了一眼,估计是神庙内发生了什么吧,不过这一切他们已无心探查了。

他们并不知,在震荡不断的湖面,多了一具并未掀开的棺式大柜,随波起伏,朝着湖岸荡去。

震动传到第二层平台,在一间小石屋内,一个全身缠满绷带的男子小心地将另一位全身缠满绷带的女子扶出了石屋,两人手挽着手,肩并着肩,一起昂头看着那迷雾缭绕的第三层平台,其余的村民纷纷奔走出来,跪地膜拜。

“第三层平台,究竟发生了什么?强巴少爷他们,应该到神庙了吧。一定要平安无事啊,强巴少爷!”那名男子心中幽幽地想着,扭头看了他身边的女子一眼,虽然两人都无法看到对方的脸,却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鼓励和温馨,两人的手,握得更紧了。

震动的余波,传到了底层平台,连海面也开始不平静起来坐在那艘小船上的索瑞斯和佐佐木明显感到了海面的变动,跟着,半空中闷雷涌荡的声音传来,经久不散。佐佐木昂头道:“看来,上面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啊,连这海也不平静了。”

索瑞斯也循声望去,他们也只能看到一片白茫茫的雾气,暗道:“卓木强巴,莫金,你们抵达神庙了吗?成功了吗?”

船内躺着的岳阳仿佛也感应到那股震荡,紧闭的双眼下,眼珠子明显的转动起来。

佐佐木道:“好啦,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走吧,回去了。”

一叶扁舟,朝着海的对岸,向那无尽的黑夜是去。

在远离巨大山脉的东方,上海,一间民宅内,一盏灯,一台电脑,一位老者,一地烟头。

方新教授皱着眉看着刚刚收到的电子邮件,邮件是一位外国朋友发来的,上面写着:“我替你找到那个叫哈恩的家伙了,你猜他是干什么工作的?他竟然是希姆莱异能委员会的成员,后来德国战败,被美国军方抢了过去,你看这个,这是一九四五年的《华盛顿日报》,右边那人就是哈恩,当时他们正在接受媒体采访,你猜他说什么:‘原子弹算什么,我们研究的东西比原子弹厉害一百倍!’你知道他在美国从事什么研究吗?生化武器,他们是研究生化武器的。后来我又追查了下一线索,还真被我查到些蛛丝马迹,原来,希姆莱从西藏弄到了一个匣子,最初哈恩这些人就是研究那个匣子的,听说后来的集中营,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室,都和那个匣子有关,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想研究怎样的生化武器,怎么会比原子弹厉害一百倍,而且,希特勒曾大量储藏过他自己的血液,我觉得他可能是想制造血清或是疫苗一类的东西…”

方新教授的神色愈发凝重起来,他扔掉最后一个烟头,挤压着自己的眉心,心中暗想:“我们究竟…在找什么啊,强巴…”

在这条电子邮件的旁边,还有方新教授调阅出来的另外两条资料,窗口并排放在一起,左边的是“玛雅末世预言:按玛雅历推算,公元2012年,人类会死,活着的人们死于自相残杀,剩下的人们死于自杀…”右边的是“香巴拉末世预言:按大天轮经历推算,公元二零三几年左右,伟大的格萨尔王,将带领他无敌的黄金军队重返人间,黄金军队所到之处,将清洗一切,一切都将重头再来…”

更远更远的地方,与上海相隔一整个太平洋的美洲丛林里,一位黝黑健康的男孩正在族人的见证下,接受他的周岁洗礼,族长亲自为这个小男孩的双颊画上了代表狼牙的红色月痕,组长刚刚松手,小男孩就急不可耐的奔走出去,由摇摇晃晃的蹒跚迈步,变成了跌跌撞撞的向前奔跑,他渴望挣脱一切束缚迫不及待的奔向森林,拥抱大地。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GuiWenJi.com .